• 候选企业: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自治区分行 2019-04-10
  • 其中最糟糕的是;以外币收支作为本国货币之“锚”,再加以大开门的资本市场,这为国际资本周期性收割开了方便之门。 2019-04-10
  • 怎么也没有觉察到是什么向美国靠拢呀,只不过就是租借土地搞经济开发区吗,而且 听说 在骚乱中反华势力也不小呢, 2019-04-06
  • “三个90周年”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9-04-06
  • 一语惊坛(6月8日):友谊勋章是给国际友人的最高荣誉。 2019-04-03
  • 任性海雕同滑翔机模型天空竞速 上演“比翼双飞” 2019-03-26
  • 长治市民今后办理出入境业务可享受“一网通 一次办” 2019-03-19
  • 抉择!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-03-19
  • 滨江区:住宅小区平安指数常态监测和应用机制 2019-03-18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2019-03-17
  • 委内瑞拉谴责加拿大对委政界人士追加制裁 2019-03-10
  • 《只狼》有个副标题 没别的意思就是动视喜欢 2019-03-10
  •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——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9-03-06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真有点赞机,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-03-02
  • 阿呆,好奇的问一下,你曾经有一篇点击量达几百万的帖子,现在是多少了?[哈哈] 2019-03-02
  • 甘肃十一选五怎样选胆 > 精品小说 > 窃玉 > 章节目录 【窃玉】 第二十一章 引火

    甘肃十一选五查询表:章节目录 【窃玉】 第二十一章 引火

        作者:snowxefd

        字数:8648

        20190317

        霍瑶瑶行走江湖的时候,大多戴着至少一层伪装,此刻跟在南宫星身边,以

        原本模样装出婢女的样子,倒不太担心被人识破身份。

        可南宫星一进门,就知道自己这孟凡的身份,恐怕要充不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为适应四公子的寒袭病弱之体,议事厅里摆下五个暖炉,首座换成一张软榻,

        铺着厚厚几层褥子,武瑾便斜斜靠在上面,偎着那个寸步不离照顾他的清丽美妇。

        左右两侧,一边坐着唐远明,一边坐着玉若嫣,都被热气熏得面色微红,玉

        若嫣内功较差,额上已有了一层薄薄水润,倒让她平添了几分娇艳动人,与平日

        英气四溢的气质大不相同。

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其余位子还坐着许多人,而当中站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妇人,正不

        住用衣袖抹泪,泣不成声,旁边一个中年男人正一脸怨愤,抱着妇人轻声劝说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远远见过,自然认得出来,中央站着的一男一女,正是唐行济的父母。

        独子亡故不久,这二人身上还是一身缟素。

        带走范霖儿关押的时候,这夫妇俩都没有出面,南宫星一看到他们在此,就

        知道必定是出了什么邪门的事,不禁暗暗懊悔,昨晚不该半途而废,留两个唐门

        弟子去看范霖儿的睡相。

        想来,应该是那边惹了祸。

        他事前有过叮嘱,又知道那个年长弟子十分稳重,范霖儿于他在的时候也没

        使出什么有用的手段,他不禁有些麻痹大意。

        如今反过头来细细回想,他才觉察似乎是上了一个恶当,范霖儿装疯卖傻,

        故意引他认为她的睡相看不得,可实际上,八成不过是要勾起他的好奇,将他留

        在房中制造机会,即使不能得手,至少今后也会有其他人来找机会窥伺她睡觉。

        那么,她就有了和送饭婆子以外的人接触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这些擅长邪门功夫的好手最需要的,就是这样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捏了捏拳头,心中暗暗叫苦,近些时日事情实在太多,让他也头脑迟

        钝许多,竟没想到,睡相这种东西范霖儿岂能有法子不叫人看,大不了等她酣睡

        之后,再悄悄进去可靠弟子便是。

        可此时悔之晚矣,他也只好装作毫不知情,一拱手道:“见过四公子,唐掌

        事,玉捕头。不知一大早这么多人齐聚一堂,所为何事?”

        唐行济的娘缓缓转过身,双眼几乎喷出火来,颤巍巍指着他,怒道:“你…

        …你好狠的手段!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心中长叹一声,口中只能恭敬道:“不知前辈何出此言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家未亡人被丫鬟坑害,关进地牢,我与夫君可曾说过半个不字?我俩一

        生与唐门荣辱与共,只想着早日查明真相,还家中一个清白。哪知道……哪知道

        你几次三番审问无果,竟想出坏她名节的恶毒法子!你、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妇人一口气噎在嗓中,满面紫红,旁边丈夫急忙过来运气按揉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皱眉道:“晚辈昨晚与新上山找我的婢子见面之后,就在客居厢房休

        息,地牢门卫对此清清楚楚,不知夫人为何会有此指责?!?br />
        唐行济的父亲按着妻子胸口,抬头怒道:“你还推脱?霖儿被关押后悲愤交

        加,思虑本就有些癫狂,看守弟子都说,她时而怔怔发愣整日不言不语,时而手

        舞足蹈唱些歪腔杂调,身上衣衫不整更是常事,因此平日送饭婆子都叮嘱跟着进

        去的男弟子,莫要多留多看,所谓非礼勿视??赡隳?!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谨慎道:“在下是多呆了一会儿,不过……也未行任何非礼之事,反

        而是范霖儿举止轻浮,多有失当,让晚辈不得不多次请门外看守弟子见证?!?br />
        旁边站着的一位弟子立刻朗声道:“确有此事。我昨晚换班之前,见到听到

        范霖儿几次三番找孟公子的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便抽身而退,借刀杀人是么!”唐父一张脸气得发紫,吼道,“你

        将后来在地牢附近的两个男人唤入,自己拿了钥匙扬长而去,还叮嘱他们可以强

        ……可以随意妄为,最后酿成大错,我不知道我儿究竟与你有何恩怨,你一来,

        他便莫名自尽,你查案,却害得他遗孀名节尽丧重伤卧床,你到底是和行济有什

        么深仇大恨!你说??!你干脆一掌连我也打死吧!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一扯霍瑶瑶,向后退了半步,免得面前这夫妇俩情绪激动暴起出手,

        口中道:“晚辈并不知情,其中想必有什么误会。昨夜范霖儿几次三番暗示,让

        我误以为她睡着时候会露出什么破绽,才会一时大意,离开时叮嘱两位弟子入室

        代替我观察。之后到底出了什么事?那两个唐门弟子,犯下了什么错?”

        唐远明沉声道:“他二人将范霖儿轮流淫辱,折磨了大半个晚上,范霖儿体

        质柔弱不堪凌虐,身负重伤,从地牢搬出来时,已经气若游丝,险些撒手人寰。

        那两人交代,是受了你的嘱托,要让范霖儿尝点苦头,结果范霖儿不从,惹怒了

        他们,下手便失了分寸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皱眉道:“唐掌事,如此舍身陷害的伎俩,大家也会上当?”

        玉若嫣在另一侧沉声道:“孟公子,众目睽睽,说什么话,总要有相应的证

        据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从她口中听出几分无奈,不禁心下一惊,道:“玉捕头,难道……此

        事就没什么异常之处么?”

        玉若嫣望了一眼首座,一时不语。

        武瑾抬手一摆,倦懒道:“列位都是牵扯进来的,玉捕头不必避讳那么多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颔首,缓缓道:“此事其实有诸多异?!?br />
    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”唐行济的父亲转身怒吼,“你也是个女的,你也见了我家

        儿媳的惨状!你扪心自问,为了陷害他姓孟的,你舍得这么干么?你说??!”

        唐远明一抬手,道:“先将远仑兄与嫂嫂扶下去休息?!?br />
        唐远仑一梗脖子,似乎还要发作,但这一扬头,恰与唐远明视线相对,跟着

        浑身一震,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,怒气霎时下去了八成,拉住妻子的手,跟着上

        来的两个弟子往后退去,口中道:“远明兄弟,唐家不能……不能就这么白白受

        辱啊。碎梦枪孟飞就算亲自到了唐门,难道咱们就能让他儿子在这里作威作福不

        成?”

        唐远明沉声道:“远仑兄放心,小弟心中有数。请回去休息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等那夫妇离去,堂中气氛总算稍微松弛了些。

        但也仅仅是细微的一丝丝缓和而已。

        周围一双双唐门的眼睛看着,一对对唐门的耳朵听着,首座还半躺着一个居

        心叵测的武瑾,南宫星只要应对不当,怕是在这山上就再也呆不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安静片刻,南宫星拱手道:“玉捕头,还请继续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颔首道:“首先,两名嫌犯供认不讳,但对行凶前的事情,交代得甚

        是模糊,而且二者彼此口供颇有出入,其中并非没有受了什么邪术影响的可能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长长吁了口气,心中对玉若嫣大是感激。她一开口便先把犯案事由引

        到惑心邪法上,如今唐门中人对此道正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当口,当然会略略

        偏心南宫星这边少许。而且这一来也给两个唐门弟子犯下的大错找到了缘由,他

        已经看到有两个上一辈唐门弟子在暗暗点头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范霖儿本就背着文曲帮凶的首要嫌疑,这个推测落在她的身上,

        合情合理。

        “其次,范霖儿声称自己尽力抵抗不从,却依旧惨遭强暴,两个凶犯也没有

        否认??晌蚁殖】毖?,范霖儿身上的服饰不仅并无损坏,且散落间隔不远,倒更

        像是她自己脱下来的。此外,两名犯事弟子身上半点伤痕都找不到,范霖儿究竟

        怎么来的尽力抵抗一说,需要存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最后,范霖儿伤得过于奇怪?!庇袢翩趟档秸饫?,皱了皱眉,又看向武瑾。

        武瑾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是公门断案,一切详情但说无妨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这才缓缓道:“四公子带来的医士与唐门找的稳婆为她验伤之时,我

        也跟着查看了一些地方。范霖儿除了阴户、谷道受伤极重之外,就仅仅面颊有被

        掴过的迹象?!?br />
        唐远明沉引道:“这倒并不算太奇怪,习武之人制服普通女子,往往只要一

        掌足矣,由此看来,所谓尽力抵抗,多半是范霖儿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但奇怪的并非这里,而是范霖儿的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牙怎么了?”武瑾颇感兴趣地睁开眼,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她只挨了一掌,打中了半边脸颊,可嘴里的牙,却左右相对,各崩了半颗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深吸口气,朗声道,“按我推测,范霖儿的牙中,恐怕藏了什么。比如,

        乱心灯?!?br />
        听众一片哗然。

        唐远明沉吟片刻,正色道:“这么一说,昨晚有可能发生的事,是范霖儿设

        法弄出了嘴里的乱心灯,迷乱两名看守弟子,引他们对自己施暴,并借机嫁祸孟

        公子,对否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也太豁得出去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被糟蹋成这样,能嫁祸个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看就是这姓孟的小子查不出来东西找个软柿子迁怒?!?br />
        一时间,厅中交头接耳,沸沸扬扬。

        玉若嫣沉吟片刻,提高声音道:“这的确是个说得通的猜测,只是,无凭无

        据,以此诛心,并非妥当之举。而且,乱心灯效力非凡,范霖儿藏在口中的话,

        如何让自己不受其害,也是难题?!?br />
        她见厅内安静下来,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,孟公子令两人轮流奸淫范霖儿,

        也是无凭无据的诛心之罪。那两个弟子神情恍惚,供词不清不楚的地方甚多,即

        便不是被乱心灯所惑,也很有可能是不堪引诱兽性大发,犯了大错之后想要祸水

        东引,意欲脱罪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朗声道:“不错,在下和范霖儿并无私仇,再说,实不相瞒,我自己

        也是个风流种子,范霖儿长得挺美,真要为了羞辱她泄愤,我为何不亲自上阵?

        为何要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寡妇,送给两个粗鲁弟子蹂躏?范霖儿关押在地

        牢,我又有掌事的令符,把守卫支开,欺凌她个把时辰,又有何难?”

        这时,远角一个瘦小中年男人缓缓站起,哑声道:“其他不论,你当真和范

        霖儿没有私仇么?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心中一凛,扭身道:“这位前辈,不知在下和范霖儿,有何恩怨在前?”

        “孟凡和范霖儿的确没什么恩怨纠葛,可你又不是孟凡,你是南宫星!勾引

        了唐家女眷,被行济将人带走,便怀恨在心的如意楼少主,南宫星!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这种时候,也只有先装傻道:“晚辈不知前辈何出此言?!?br />
        不料那男人怒道:“你少给我装模作样,虽说家丑不外扬,可你将我女儿玷

        污在前,害她下落不明至今未归在后,就算远明掌事压着不让说,我也再忍不下

        去了!南宫星,你是南宫熙的儿子,有其父必有其子!你欺负唐家一个寡妇,还

        需要什么由头么!你没亲自上阵,怕不是为了多留几日,好糟蹋更多唐家的闺女

        吧!”

        这下南宫星倒是吃了一惊,他之前就没怎么听唐昕说起过自己父亲,仅能从

        只言片语中感觉到,那是个无能、偏心、苛刻的世家废物。

    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这样的人,不正是最容易被天道拉拢策反的么?

        再加上唐行杰之死,只怕这人对他的恨意,早已如火山下的滚滚熔岩,就等

        着此刻的爆发机会了。

        厅中一片沉默,除了一早就知道南宫星身份的,其余大都盯了过来,尤其家

        中曾有人被南宫熙染指的,更是面色阴沉下来,一副当场准备暗器招呼的架势。

        武瑾叹了口气,缓缓道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这话,有些过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微微一笑,等众人都看过来,才有气无力续道:“家父戎马一生,荡寇杀

        贼,诸位请看,我这个儿子,哪里像他?”

        鸦雀无声。

        能在这厅里坐下的,当然不会有什么蠢人。

        所以大家都听得出,四公子在保南宫星。

        武瑾咳嗽两声,微笑道:“依我看呐,虎父犬子,也是常有的事。这位南宫

        公子,即便有个风流父亲,也不能将范霖儿的事情,就赖在他的头上。莫说贼的

        儿子和贼无关,即便是贼本身定罪,也要看他这次是不是真偷了东西,玉捕头,

        你说对么?”

        玉若嫣颔首道:“不错,公子此话有理?!?br />
        那白衣美妇冷哼一声,道:“公子的话,当然有理。岂会像你们似的,吵吵

        嚷嚷好半天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轻罗,”武瑾微微皱眉,在她雪嫩掌背上轻轻拍了一下,“不得对诸位侠

        士无礼。唐门出的事情环环相扣,每一件可能都牵扯到大哥的死,列位自然要慎

        重对待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一拂衣袖,缓缓道:“那么,我的一点愚见说完了,诸位还请继续?!?br />
        唐远明往角落那中年男人身上冷冷瞪了一眼,道:“远狄兄,南宫少侠的身

        份,我的确早已知道??晌胰床患堑?,曾对你说过。你是如何得知的呢?”

        唐远狄哼了一声,回道:“远明掌事,你不是早就在怀疑我和我儿子一样,

        成了天道的走狗么。我再说什么,你怕是也不会信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唐远明淡淡道:“这些是唐门家事,你我以后再谈。来人,将远狄兄待下去,

        好生看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哼哼哼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唐远狄昂首大笑,拂袖而出,边走边道,“远

        明掌事,江湖的时代变了,你还想如咱们的父辈那样,两不相帮,怕是要害唐门

        万劫不复啊?!?br />
        等唐远狄被带走,南宫星知道身份本也就隐瞒不住,暴露不过是早晚的事,

        便一拱手,沉声道:“既然如此,就容我重新介绍,在下南宫星,家母唐月依,

        也算是半个唐门中人,更与唐昕、唐青私定情意,亲上加亲。我在唐门辛苦奔波,

        并非是为了如意楼得到什么好处,不过是为帮自家人而已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话锋一转,朗声道:“唐门早被天道渗透,在座诸位想必也有所耳闻,唐

        行济正是其中之一,他为了不让更多事情败露,劫走唐青,袭击唐昕,为文曲的

        谋划添砖加瓦,大家不妨想想,他的枕边人,范霖儿,真的有可能独善其身么?

        或者,不如再进一步想想,唐行济这么一个青年才俊,究竟是何时通过何人,成

        为天道爪牙的呢?我想,应该不会早于半年前吧?”

        抓住这个机会,南宫星索性一鼓作气,趁诸人还在消化理解他的话中含义,

        将声音再次提高,道:“唐门中被天道渗透的弟子帮助文曲做了很多事,这位弟

        子的妻子,又和文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甚至就在他们的住处,找出了乱心灯这

        样关键证物。那么,文曲背后的主使者是谁,岂不是一清二楚?天道谋害世子,

        引火唐门,意图搅乱蜀州武林的狼子野心,岂不是一清二楚?”

        他一抱拳,诚恳道:“在此,我暂且换成如意楼少主的身份,请大家放下对

        如意楼的成见,仔细思忖,雇佣七星门谋害世子,这样的天道,当真还是多年前

        那个团结大家同仇敌忾的天道么?他们以江湖之力,害庙堂之高,用心何其险恶,

        诸位不可不防啊?!?br />
        周围安静下来,诺大厅堂,数十张嘴,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缓缓环视一圈,又道:“唐掌事,你我初见,我便不曾对身份有半分

        隐瞒,是也不是?”

        唐远明颔首道:“不错,我请你上山,就知道你是唐月依的孩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微微一笑,响亮道:“晚辈隐瞒身份,假托孟凡之名,不过是不想让

        唐门诸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,并非心中有鬼。至于范霖儿……并非在下自吹自擂,

        我家中妻子白氏,乃暮剑阁阁主亲妹,通情达理贤淑美貌,成亲之日便为我纳了

        两位侧室,还对唐昕、唐青将来的位置豪无意见,早早已将家中院落打扫整理出

        来,前次写信,还挂怀我唐家两位红颜知己是否安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众人不知他为何突然开始炫耀娇妻美妾,不禁面带讶色,纷纷凝望过来,看

        眼神,颇觉这人恬不知耻。

        “而在外,我于江湖中不过小有一点薄名,远不如我那风流爹爹如雷贯耳,

        可他偏偏是个桃花灾,不瞒诸位,我行走江湖若是见了看上眼的姑娘,只要年纪

        大过二十五,我便要留意她是不是与我爹打过交道。我顶这么一个虎父的名头,

        一旦露了身份,在寻常闺女眼里,只怕比窃玉偷香的采花大盗也好不出多少吧?”

        听他自贬,堂上倒有大半忍俊不禁,仿佛在说,不错不错,有这么个爹,合

        该你被姑娘防着。

        至于能否防得住,他们多半一时也考虑不到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长吸口气,笑道:“如此,便回到我方才的疑问。试想,我一个急色

        鬼的青壮汉子,在内不必忌惮妻子角嫉妒,在外不必担心名声有损,地牢之中,

        艳色在前,我为何要将范霖儿留给两个不相干的弟子去蹂躏凌辱?这于我,能有

        什么好处?不论出气泄愤还是打算变相审问,那俩人还能比我自己手段更好?”

        霍瑶瑶在后面看他侃侃而谈,暗暗赞叹,但乌溜溜的眼睛左右一瞥,还是悄

        悄往靠门口的地方退了退,寻思万一状况不对,自己轻功可不如少楼主,须得笨

        鸟先飞才行。

        不过南宫星这番话合情合理,而且方才唐远狄闹了那么一出,谁要敢质疑,

        就得掂量掂量自己会不会被视为天道策反了的叛徒,一时间,并没谁出声反驳。

        倒是玉若嫣,沉吟片刻,开口道:“南宫公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一抬手,笑道:“叫我一声小星就是,公公来公公去,好不别扭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一顿,道:“南宫星,这事儿最诡异的地方,实则在此。若只是为了

        诬陷你唆使强暴,这其中漏洞极多,不合情理,听起来全无效果。若是为了逼出

        你的真实身份,现下看来,意义似乎并不太大。唐门正值多事之秋,又被天道盯

        上,即便和你家有什么宿怨,为了你如意楼少主的身份,也不至于将你轰下山去?!?br />
        她这话明显是替唐远明说的,一山掌事,自然不便开口示弱。

        唐远明微微一笑,略略颔首,便是领了她的人情。

        玉若嫣继续道:“那么,范霖儿究竟是为了什么,才如此作践自己?她虽然

        别处受伤不重,可女子要紧的两处地方,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,经此一难,今后

        就算养伤康复,也会落下后患,多有不便。这么大的代价,必有所图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略一沉吟,道:“她被带出地牢后,可是一直醒着?”

        玉若嫣颔首道:“是,虽然看起来气若游丝,但一直提着心劲,直到我们离

        开前,都没有昏睡过去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皱眉道:“那她出来后都接触过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玉若嫣马上道:“我赶去之前,唐掌事安排了山上的稳婆和几位不懂武功的

        女眷照应,我去后担心她向谁传递消息,就只放进去了四公子的一个随行医士。

        其余还有几个丫鬟来来去去帮忙换水洗布,我都看在眼里,应该没机会和范霖儿

        接触?!?br />
        唐远明清清嗓子,接口道:“玉捕头到前那些帮忙的女子,我都与她们家中

        打过招呼,帮完忙,便留宿在这边,暂时不回原处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两人一个直觉机敏经验丰富,一个老谋深算心计颇多,南宫星能想到的,

        都被他们安排得周全妥帖,没什么可挑剔之处,只好拱手道:“这我便放心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想必不会出什么漏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未必?!彼墓臃鲎派肀咔崧拮?,咳了两声,微笑道,“小星,你方才

        说,天道是文曲背后的雇主,害死我大哥,说明他们背后的根基,可能就在朝廷

        之中。那么,不仅是唐门中人需要怀疑,王府我带来的亲随,难道就一定可靠么?

        来人啊?!?br />
        一个贴身影卫立刻闪身出前,单膝跪下,“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去请随行的那位医士,也住到唐掌事安排的地方,叫人看管起来?!蔽滂?br />
        淡淡道,“办完后,你辛苦一趟,去将此间事情报给二哥,免得他多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得令?!庇拔懒烀?,起身快步出门。

        武瑾拍了拍轻罗的手,柔声道:“我累了,咱们歇息去吧。唐掌事,若有别

        的要务,烦请及时通报一声。恕我先去补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公子慢走?!碧圃睹骷纯唐鹕?,恭敬送行。

        四公子要走,足以标志着事情至此告一段落。

        但南宫星刚要松一口气,外面却突然传来一声大笑,伴着颇为无礼一句,

        “四哥,太阳都要晒屁股咯,你还去补觉,看来大哥没了命,你也并不着急嘛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一拉霍瑶瑶,侧身闪到一旁。

        武烈飞身纵入,斜瞥一眼南宫星,也不管四哥正在看着自己,目光一闪,笑

        道:“这位就是南宫少楼主吧,你那好部下,可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啊?!?br />
        这话一出,满座皆惊。

        武瑾复又坐下,面色一沉,缓缓道:“五弟,这里不是王府,休得胡言乱语?!?br />
        武烈唇角一翘,挽起袖子,露出胳膊上几道伤疤,大声道:“怎么,本公子

        还会诬陷他一个江湖草莽不成?瞧瞧,这可都是他的小老婆给我扎的,她拿个破

        发钗子,偏还厉害得不行。诶诶,你们这儿坐着这么多江湖好汉,都比我知道得

        多吧?那血钗雍素锦,是不是归给南宫少楼主了?”

        江湖传言一向飞快,更何况为了保雍素锦,南宫星特意叮嘱放出过风声,如

        今,倒成了咎由自取。

        马上便有个声音颇为艳羡道:“没错,我早就听说,血钗和碧姑娘两个女煞

        星,都成了如意楼少楼主的奴婢?!?br />
        旁边也有人附和道:“先前我还不信,可……他到唐门办事没多久,碧姑娘

        就硬闯两回了,次次为了找他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暗暗叹了口气,心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        他一拱手,朗声道:“不错,雍素锦的确已经被我收归己用。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向玉若嫣,见她面上平静无波,好似没有听到似的,便继续

        道:“她因为要帮我办事,之前离开我身边不在,若是对小公子不小心有什么冒

        犯之处,我代她向您赔罪,要打要罚,悉听尊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打你,我打不痛,罚你,我又不缺钱?!蔽淞冶匙攀衷谀瞎巧砬袄椿仵?br />
        了几步,笑道,“但我就是很好奇,我在镇南王府长大,从未出过滇州,与你如

        意楼井水不犯河水,按说该相安无事吧?她为何要来杀我?你给我说明白,说通

        了,这次她办的事儿,我就认了,不再追究?!?br />
        武瑾皱眉道:“五弟,你这决定未免也太儿戏。生杀之事,如果属实,岂能

        放过罪魁祸首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脸色微微一变,令人心醉的朱唇缓缓抿紧,双眸渐渐泛起一丝忍耐克

        制。

        武烈哈哈笑着一拍大腿,道:“我那么辛苦练武,可不是为了保卫边疆,我

        就是为了行走江湖,也试试看能不能当个游侠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兴许那位雍

        姑娘有什么不得不出手杀我的苦衷呢,比如……她家主子下令,她也没办法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主人从未下过这样的命令?!彼孀乓簧Υ?,崔碧春迈过门槛,手握

        宝剑碧痕,走到南宫星身边,冷冷道,“雍素锦肆意妄为惯了,她惹的祸,不能

        算在主人头上?!?br />
        不来则已,一来没完。

        崔碧春话音刚落,门外唐炫一个箭步进来,也不管周围亲戚们投来的惊愕目

        光,径直大步赶到唐远明身边,弯腰轻声说了句什么。

        唐远明脸色微微一变,起身高声道:“四位远道而来,便是贵客,还请进来

        说话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回头一望,四个灰衫麻鞋,一般高矮胖瘦,神情淡漠古板的中年汉子

        鱼贯而入,顺次过来在他面前一字排开,同时沉声道:“暮剑阁剑奴奉命而来,

        听从姑爷差遣?!?br />
        没想到他们四个来得极快,南宫星昨晚才听到消息,今日就已到了??此?br />
        满面风尘,神情颇为疲倦,想必是昼夜兼程,一刻也未曾停步。

        爱妻一番好意,南宫星自然笑纳,柔声道:“四位请先在旁歇息,这会儿还

        没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彼娜艘黄鹉沮鸬?,前后间隔半步列队走到墙边,便站在那里,转

        身望着南宫星身周。

        看来,他们若是没有得到新命令,要执行的,应该就是?;つ瞎侵苋?。

        多了崔碧春和四大剑奴在侧,南宫星心里安定不少,天道若想硬碰,至少讨

        不到好去。

        武烈打量一眼,笑道:“多了保镖,这事儿还是要说个清楚,那血钗雍素锦

        杀了我两个护卫,还追杀我起码几百里远,让本公子在荒郊野岭寝食难安,野人

        一样逃命,惶惶不可终日,这罪过,难道是一句与你无关,就能搪塞过去的么?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伸手拉住脸上已经快要掉下冰渣的崔碧春,向前迈了半步,恭敬道:

        “那,敢问小公子,在下该如何做,才能令您满意呢?”

        “简单,”武烈浓眉一挑,眼中精光闪动,“冤有头债有主,我若要你偿命,

        显得本公子不近人情,仗势欺人,不如这样,你当着大家面开个口,把那雍素锦

        交给我处置,她是死是活,从今往后都与你无关,如此一来,她犯的错,捅的窟

        窿,我自然也不能找到你头上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呛的一声,崔碧春的那把碧痕已弹出在掌心。

        武烈急忙后退两步,横剑胸前,满脸戒备。

        厅中唐门弟子也刷拉站起十几个,手掌探入腰间皮囊,如临大敌。

        武瑾背后影卫抢上数步,喝道:“大胆!速速将兵刃收起!”

        崔碧春掌中宝剑纹丝不动,依旧指着武烈咽喉,深潭般的双眸紧锁着他肩头,

        一触即发。

        四大剑奴缓缓垂下手掌,一起握住腰间剑柄。

        武烈瞪着南宫星的脸,大声道:“还说不是你小老婆,要真是个寻常奴婢,

        送我又怎么了?我堂堂王府小公子,受人袭击,要你交人出来,没将你株连进来,

        可够通情达理的了。你们江湖人,就不必讲道理么?”

        唐炫原本已经悄悄退到角落,一听他这撒赖一样的口气,忍不住轻笑一声,

        道:“南宫兄,我早说过,红颜祸水,这雍素锦,还是个成了精的,即是祸精,

        早叫你不要揽那麻烦,你偏不听?!?br />
        玉若嫣一直静静望着南宫星,她没有兵器在身,双脚还带着铁镣,但她放在

        膝上的手掌,已缓缓握紧,攥成了紧绷绷的拳头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沉吟片刻,站到了崔碧春身侧,缓缓道:“不错,在下洞房花烛夜,

        屋中便有雍素锦在,说她是我妾室,并不为过。她杀了公子护卫,照说自当偿命,

        只是,公子无凭无据,仅靠空口白话,在哪家公堂之上,想来也不能定罪吧?”

        武烈顿时一愣,显然他也没想到,南宫星竟然用上了耍赖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南宫星提高声音,道:“诚然,素锦此前凶名在外,许多人命都按在她的头

        上,但列位皆是武林豪族,想必也知道,江湖传言有多不可信。若是都能当真,

        那在下已是个三头六臂,青面獠牙的怪物。杀人是大罪,敢问小公子,您有何凭

        证?”

        武烈撇撇嘴,笑道:“南宫星,这我可真没想到,你们江湖人,不是从来讲

        究敢作敢当的么?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淡淡道:“敢做敢当不错,可没做,自然就不当?!?br />
        武烈瞪眼道:“难道我好好的两个护卫,是半夜被老鼠啃死的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悠然道:“那小公子今后可要选对住处,或是随身带只猫儿的好?!?br />
        轻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急忙抬袖掩口,将脸扭到了武瑾肩后。

        武瑾眼中也浮现出一股笑意,开口道:“这话也有道理,五弟,即便江湖规

        矩不如律法那么死板,你指责那位雍姑娘杀人,总要有凭有据吧?”

        武烈把剑挂好,双手叉腰,望了自己四哥一眼,道:“我这现成的人证都不

        算了,还能拿出什么凭据???”

        霍瑶瑶眨了眨眼,在旁细声细气地说:“奴婢前些日子夜里,凑巧看到那两

        个护卫其实是小公子杀的,为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笑道:“喏,在下这边如今也有了人证。碧春,你是不是也看到了?”

        崔碧春神情微窘,但犹豫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这边两个人证,是不是比你一个更有说服力?”

        武烈不怒反笑,大声道:“我为什么要杀我的护卫?俸禄银子又不必我出?!?br />
        南宫星淡淡道:“那素锦为何要杀你的护卫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为了杀我。本公子这一身狼狈,莫非你看不到么?”

        南宫星目光一扫,继续道:“那素锦为何要杀你?小公子你与我们如意楼往

        日无冤近日无仇,我也不曾听说谁拿了银芙蓉来,控诉小公子欺压良善,其罪当

        诛。那么,素锦不好去办我交代的事,盯紧东川郡塘东县那些邪魔外道,特地跑

        去杀你,所为何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武烈一句话起了个头,瞄一眼玉若嫣,接着看向旁边端坐的武

        瑾,咂了咂嘴,道,“我怎么知道因为什么,你们江湖人杀来杀去,乱七八糟,

        兴许是看上本公子,想要劫色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呸,就你这绣花枕头的草包样子,我在南宫星的房里神魂颠倒下不来床,

        会看上你?”

        伴着一串脆生生的娇笑,一道婀娜影子一闪而入,裙摆旋飞而起,亮出一双

        莹白柔润,滑腻诱人的小腿,和不着罗袜,踩着一双无齿木屐的绝美玉足。

        十趾纤纤,血色涂甲,发钗在手,笑如春花。

        玉若嫣的脸色,顿时变了,连那双握紧的拳,都微微颤抖起来。

        雍素锦,终究还是到了。

  • 候选企业: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自治区分行 2019-04-10
  • 其中最糟糕的是;以外币收支作为本国货币之“锚”,再加以大开门的资本市场,这为国际资本周期性收割开了方便之门。 2019-04-10
  • 怎么也没有觉察到是什么向美国靠拢呀,只不过就是租借土地搞经济开发区吗,而且 听说 在骚乱中反华势力也不小呢, 2019-04-06
  • “三个90周年”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9-04-06
  • 一语惊坛(6月8日):友谊勋章是给国际友人的最高荣誉。 2019-04-03
  • 任性海雕同滑翔机模型天空竞速 上演“比翼双飞” 2019-03-26
  • 长治市民今后办理出入境业务可享受“一网通 一次办” 2019-03-19
  • 抉择!欧文若长留绿军会损失8100万 恐会被安吉交易 2019-03-19
  • 滨江区:住宅小区平安指数常态监测和应用机制 2019-03-18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2019-03-17
  • 委内瑞拉谴责加拿大对委政界人士追加制裁 2019-03-10
  • 《只狼》有个副标题 没别的意思就是动视喜欢 2019-03-10
  •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——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释放四大新信号 2019-03-06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真有点赞机,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-03-02
  • 阿呆,好奇的问一下,你曾经有一篇点击量达几百万的帖子,现在是多少了?[哈哈] 2019-03-02